好險舅舅清醒了,

意識也正常,對話也正常,

但在任性的階段,

晚餐跟阿娘聊天,聽她轉訴,

也請她反正沒事,反正坐公車不用錢,反正中國醫也算近,

就去陪舅舅吧,

不過目前還是在加護病房啦,

所以也不能完全的放鬆,

傳說中的迴光返照也浮現在腦中,

就能做的事就去做吧,

就是這樣而已。

 

PS,今天再度去看左手了,針了炙了,

不過今天轉冷,大姆指在風溼痛,手肘也一度痛到不能打字,

要瘋掉!!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阿妮絲 的頭像
阿妮絲

阿妮絲的隨筆@痞客

阿妮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